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既来之 >正文

留仙湖【民间文艺】征稿

时间2020-10-20 来源:云雨无时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春节过后的一天,忽然想起留仙湖,似乎又有半年多没有去过那里了,它离我家那么近,又是淄川城里比较理想的一处休闲之地,如此疏远它实在有些不该,正好假期尚未结束,暂时也没有什么事,就想去那里走一走。
  
  出了楼门,风吹在脸上,依然有些寒意,只是这寒意已经消失了冰的坚硬,增添了水的柔情,毕竟,冬天只剩下了一条尾巴,而春天已经在探头探脑了。
  
  乘坐23路公交车,大约十分钟,已经来到孝妇河边,这里是城区最繁华的地段,河两岸商厦林立,车流汇聚。下车后,沿河逆流而上,迎面出现一座拦河堤坝,堤坝后面有一片水域,那就是留仙湖了。
  
  站在堤坝上,眼前顿时开阔了许多。留仙湖位于般河与孝妇河的交汇处,是一个半人工半天然湖泊,湖边建有儿童乐园,长廊,小桥,水榭,草坪,景点繁多。堤坝左侧有一个不大的门口,一面的墙壁上写着:留仙湖公园,过去从这里进入是要收费的,如今早已经免费开放了。
  
  进门,路边一块石碑,碑上一段文字,记载着“留仙湖”名称的由来:清代文学家蒲松龄先生南游归来,路经此处,看到长堤逶迤,垂柳婀娜,碧波荡漾,恍如仙境,不由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在此垂钓咏诗,竟数日不思归路,因蒲松龄字留仙,故名之。我联想到,刚才乘坐的23路公交车是从蒲松龄故居发往淄川的,车出现抽搐,眼睛上翻,是不是患上了癫痫病?头一块牌子上有“蒲松龄”三个字,乘坐这辆车的人往往顺嘴说坐的是“蒲松龄”的车,仿佛蒲老先生又活过来,变成了车主。坐“蒲松龄”的车到“留仙”湖,仿佛身边总有一位穿长衫会讲故事的老先生相伴,心中很是惬意。
  
  靠近湖边,凭栏观看,水呈绿色,却绿的太浓,不够清澈。根据我的经验,目前湖水污染依然十分严重,这些年,各地为了快速发展经济,实行先污染后治理,边污染边治理,致使水质越来越差。前一段时间,随着治理力度加大,湖水质量似乎稍微好了一点,记得上次来这里,发现水中有小鱼游来游去,竟一下子唤起了我对童年的一些记忆,很是兴奋了一阵子。
  
  岸边整整齐齐停靠着一排小船,却冷冷清清,不见有人划船。每次看到这湖中的船,心里总是浮现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多年前一个夏天,还在南方服役的堂兄回家探亲,我也正好休假在家,我们便兴致勃勃来这里划船,那时候的湖水还十分清澈,湖里有很多人在游泳,我和堂兄刚把小船划到湖心,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原来一个正在游泳的年轻人意外沉入了水底。后来听说留仙湖每年都有很多游泳的人,每年都会淹死人,有人就说这个湖的名字不吉利,留仙留仙,留下的就成了仙,再去那儿时,就看到湖边竖了很多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湖中危险,禁止游泳”,但是,一到夏天,湖里总是有人游泳,屡禁不止。再后来,湖水污染越来越严榆林市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重,变了颜色,有了异味,于是,不用禁止,就再也没有人来游泳了。
  
  沿九曲桥步入湖心亭,亭在水上,人在亭上,抬头望去,东边是一座跨越般河的石拱桥,南边是一座跨越孝妇河的梁式桥,湖水一直延伸到两座桥洞的下面,波光粼粼,一览无余,一时竟然有些陶醉。沿湖而行,走上了石拱桥,见桥上一个算命先生,坐着马扎,地上摆一块画着八卦图的白布,正在给一个年轻人看手相,年轻人一问婚姻,二问发财,问完了似乎并不满足,掏钱时就有些不情愿,笑嘻嘻开始讨价还价。过了桥,有好几个抛圈套物的地摊,这种游戏大人小孩都适合,有人已经在玩,其中一个年轻人,老想去套一个较大的物品,却屡套不中,于是不断花钱买圈,套来套去,只套上一个小的,也不遗憾,哈哈笑着而去。
  
  湖中有两个小岛,通过一座丁字桥与岸边连接,两个岛上各走了一圈,头上树木遮天,脚下曲径通幽,一颗心也暂时归于沉寂。回到岸边,沿一条青石路继续前行,沿途有巨石,有土丘,还有一些常青树,那些长青树我只识得松树一种,另一种叫不上名字,这与我幼年所受的教育有关,我一直认为,常青树只有松树一种,后来再看到别的树也能四季常青,总是感到很奇怪。前面的杨树林中有一片平坦空地,一些身手矫健的中老年人正在练太极拳,动作圆活,开合有序,刚柔相济,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再往前是一个大草坪,草坪上有纵河北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横的小路,这里的人特别多,有沿着小路散步的,有在草地上放风筝的。在放风筝的人群中有很多年轻的母亲和孩子,他们在草地上一起奔跑,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败,却格外兴奋,他们好像并不在乎手里的风筝能否飞上天,只在意放飞风筝的过程。而一些老者已经把风筝放飞到了异常高远的天空,手里拽一根长长的丝线,沉稳老练,悠然自得。
  
  穿过一片柳树林,一直走到那座横跨孝妇河的梁式桥上,这是一座公路大桥,桥上车辆往来不断。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同时发现在公路下面有一个狭小的涵洞,一股浊流正源源不断地向湖中排泄,也许这种现象已经见的太多,我只能叹息一声,扭头走开。沿公路过了桥,转到湖的另一边,发现从桥下流过来的水也是那么浑浊,惨不忍睹。踏着整洁的木板路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湖水才又渐渐恢复了绿色。向一个在水边涮洗拖把的老太询问原因,老太说,这水在上游已经污染,流进这湖里后,慢慢沉淀,才又变得稍微清澈了一点,因为污浊在这里沉积太多,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要放水清理一次湖底,老太说完,拿着水淋淋的拖把沿着一条林间小径朝一片居民区走去。我看到在这湖的周围已经建起了很多住宅楼,也早就听说因为这湖的关系,房价已经长得很高,刚才来的时候,我注意到路边正在兴建的一片住宅楼前有几幅巨大的广告牌,那上面是把这湖水称为“碧水”的,目前看来,所谓“碧水”还只能是人们的一厢为什么癫痫病一直治不好?情愿而已。
  
  在几棵大树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坟墓,墓前一块石碑,上书“魏将军庞涓墓”,背面有文字,记载的是战国时魏国大将庞涓在马陵之战中由于中了孙膑的增兵减灶之计,兵败自杀,韩、赵以涓常暴于彼,与齐兵分其尸,齐得其首,葬于此。我早就听说这里埋着庞涓的头,旁边的村子就叫将军头,刚才走过的那条穿过大桥的公路就叫将军路。庞涓在历史上由于陷害孙膑而成为一个为人不齿的卑鄙小人,同时却又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将军,无论是将军头村还是将军路,无非都是想沾“将军”二字的光,但是如果追溯到庞涓身上,总感觉不是那么光彩。
  
  又走过了几条长廊,差不多已经绕湖一圈了,一时身上竟有些燥热,感觉穿了一冬的棉衣有些太厚重,浑身不自在,于是把上衣的拉链往下拉了拉,这样立即舒服了很多。毕竟,春天已经来临,春天是个让人充满希望的季节,我在心里默默祝福留仙湖的水会越来越清。我相信,经历了这些年的环境污染所带来的危害,人们的环保意识也在一天天增强,治污,是一个迟早都要解决的难题。平静的湖面上突然有了动静,转头看去,湖里竟出现两只小船,每只船上各有一对年轻的恋人,正一边说笑一边奋力摇桨,两只小船一前一后,飞快地向前驶去,仿佛争着赶着要去迎接春天。
  
  我也深吸了一口气,想嗅一嗅春天的气息。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当时心事偷相许
  • 下一篇:干杯,朋友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