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孔府家 >正文

柴扉别集(55)住院补记(七)| 张国领专栏_伤感美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云雨无时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柴扉别集(55)

  住院补记(七)

  张国领

  今天有个好消息,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记得住院那天,郑艳芳在电话中也对我说:“今天有个好消息,有床位了。”

  同一件事,住院是好消息,出院也是好消息,看来好消息与坏消息不是绝对的,都是一定时间内的特指。今天是好消息的消息,说不定明天就有可能变成坏消息,对于你来说是好消息的消息,对另外一个人,可能就是最坏的消息。

  比如我说的那位98床病友,别人和他争同一个处长的位置,如果那人争上了,对想当处长的他来说,就是坏消息;反过来也一样,他若是当上了处长,对于他的竞争者,肯定也是个坏消息。

  人的一生中,得到好消息的时候不少,但得到坏消息的时候也常有,可人们记住坏消息的时候多,记住好消息的时候少。坏消息记得要比好消息记得长久,这不是说好消息对自己刺激小,而是好消息别人爱听,自己也易说出口,一件好事可以说给别人听,说完之后也就过去了。就像我们每天看的新闻联播,播出去的也就随风而逝,却很少有人拿着自己的坏消息到处传播的,因为你的坏消息是没人愿意听的,只能放在自己心上去消磨,这消磨的过程,就是一遍遍加深你记忆的过程。

  人还有个共同的特点,听到好消息时普遍欣喜不已,听到坏消息时普遍沮丧万分,这说明人们普遍对坏消息在心理上准备不足,或者以回避来应对,一旦得知坏消息来临,就会不知所措。

  如果每个人都有机会躺在病床上仔细想想的话,你的生命中,得到的好消息远远多于得到的坏消息。

  但我今天出院的消息,确实是个好消息,但若再想想,它其实也是个坏消息。

  出院说明了什么?说新乡市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明我住院了,住院说明我的身体遇到了问题,身体有问题说明我锻炼不够,说明我的饮食不均衡,说明我的居住环境不好,说明我的工作太累,说明我的生活压力太大……单就身体不好这一条,就可传达出很多不好的消息。如果不是此时还躺在病床上,这些所有的坏消息我都可能无暇顾及。

  人们往往把好消息无限地扩大化,把坏消息无限地缩小化,这虽说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以好消息来弥补坏消息的效果,可坏消息的破坏力,对身体、对家庭、对朋友,甚至对国家等等造成的损失,却不会因为你的沉默而缩小。

  现在国家有很多坏消息都已开始让老百姓知情了,这是一大进步,因为一个没有坏消息的国家,是没有发展的国家,说明它已虚弱得经不起一个坏消息的打击了;一个没有坏消息的个人,是没有前途的人,因为他对消息已经失去了起码的敏感性。

  一个人,一生不能没有好消息。

  一个人,一生不能全是好消息。

  欢天喜地出院了,和医生告别的时候,我说了不少感激的话,这感激是从内心发出的,因为是他们解除了我的痛苦,特别是那位老教授、老将军,七十多岁高龄了,还为我做手术。

  我在住院期间,见到最多的,是医生和护士,做得最多的,是解腰带、脱裤子。手术前要指检、备皮、灌肠。手术后每天要换药、打针、医生查房、坐浴、上厕所,都要脱裤子,脱裤子成了家常便饭,谁让脱就得脱,臀部这个最隐私的部位,在肛肠科里是最公开的部位。

  病人与病人见面,最好的问候方式是:“今天拉了没有?大便干吗?”,每天两次坐浴,我们不叫坐浴,叫做功课,早上起来病友们就叫了:“开始做功课喽。”说着就把药水倒进大塑料盒里,大家一起脱下裤子,坐浴十五分钟。

  在病房里,严格地说是在肛肠科的病房里,病,让人没有尊严可谈。每天给我换药的是一位二十几岁的漂亮女护士,见了她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是什么我会把裤子自动脱下,把屁股对着她,她会在最近的距离上为我清洗、换药。

  有个护士叫谷英涛,我们都愿意等她在的时候换药,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性,而是她的手轻,她会把手中的活儿做得让你没有疼痛感,甚至没有不适感。如果哪位病人在她换药时发出了疼痛的呻吟,她都会很自责,第二天会加倍小心,不让你再有呻吟之声。

  金伟森主任给我介绍说,谷护士把她的工作当成了和她生命一样重要的事业在做,她的最大特点就是让每一位病人感受到,换药没有痛苦。

  谷护士让我发出过无限感慨,不要说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大姑娘,就是一个大男人,每天近距离对着男人女人不同的臀部,不同的伤口,会作何感想?他会把这一事业干得专心不二、无微不至吗?

  首先我是做不到的。她能做到这一点,说明她对这份工作有着非常的热爱。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多少人还这样来热爱自己的工作呢?有的今天跳槽了,明天调动了,干着大家都羡慕的工作,还在每天发牢骚,诅咒社会,谩骂领导,看谁都不顺眼。却很少来检讨一下自己对自己应尽的责任尽到了没有,自己对他人奉献了多少爱心,自己对所从事的事业投入了多少发自内心的热爱?

  96床曾经说了一句名言,现在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作为整天为承包大院垃圾而奔波的社会最底层的人,他能把问题看得如此明白,我并不吃惊,因为他每年走动出去的大量血汗钱,不正是被他心目中那些当官的剥夺去的吗。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和官员,什么都到了赤裸裸的地步了。这样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只剩下利益的关系了,还有多少真爱可言。

  谷英涛护士的心灵一定是非常纯洁的,因为她有对工作的真心热爱,对他人的真心热爱。

  我是从医院带着两大瓶子药水出院回家的,医生说为了保险起见,还要坐浴两天。

  回家的感觉可真好,妻子专门到市场上给我买了一只吃癫痫药的副作用多吗老母鸡炖了炖,说我住院受苦了,要给我补一补身子。

  看着她那热情劲儿,好像我是出远门多日刚回家一样。说实话,这次住院没少让她惦记。本来是个小手术,我没准备让她到医院去,可手术那天她还是提前下班赶到了医院。手术后她就守在我身边,还一夜没睡觉,因为打吊瓶打到晚上十二点。

  这中间还遇到了一个我从没遇到过的难题,小便闭塞,排不出来。膀胱里面胀得不行,外面却毫无反应,她要一次次地帮我举着吊瓶往厕所里跑,在厕所里一等就是几十分钟,还是干着急,没办法。

  最后去找医生,医生说做过手术的人都这样,是麻醉药的原因。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手术时把哪根不该动的水管子给缝上了呢。

  医生说再等一会,不行就插导尿管。妻子听说要插导尿管,不忍心让我受那种苦,就鼓励我说:“你别着急,越想越解不出来,你不如放松自己,心情放松了全身就放松了,说不定就解出来了。”我按她说的试了两次,果然有效,开始先排出了一小部分,这让我信心大增,休息了一会,再次进厕所时,一切困难都解除了。

  住在我对面的96床,可能就因为太紧张也太着急,最后不得不插了导尿管,疼得他哇哇乱叫。

  听着他的叫声,我就庆幸听了妻子的话。

  医院是个极特殊的地方,人一旦住了进去,没病也把自己当成了病人,因为你的周围都是病人,别人也都把你当病人。病人有陪护是正常的,而没有陪护似乎就不像病人了,妻子似乎很了解我的心理,不但她去陪,还尽可能调动孩子、亲戚都去看望我,弄得我是倍感亲情的温暖。

  妻子陪在身边,我就有个感受,亲情是可以治病疗伤的。手术后不久,麻药的效力就过去了,疼痛感越来越强,96床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疼痛好像会感染似的,他一叫喊,我的疼痛也开始加剧,就也想叫出声。正在这时妻子就问我:“你疼不疼?疼了抽搐症怎么治疗也可以叫两声,听说叫喊可以减轻疼痛的。”

  我本来是想喊出声的,听了她的话,我仿佛疼痛减轻了许多,想喊的念头一下子消失了。这让我觉得奇怪,后来想想也不奇怪,因为从妻子的话语里,我听出了对96床的不屑,她那样问我,是在为我的不喊叫而骄傲呢。

  在以后的两天里,伤口很疼我却始终没有叫一声,拆线的时候有的疼得放声大哭,我也没有吭一声。术后第一次解大手,疼得差点昏过去,我仍没有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不是我不疼,有时确实也疼得钻心,但我是军人,在妻子面前我不能表现出怯懦,如果我也跟着别人喊叫不止,那会让妻子在别人眼里很没面子。所以,那些天我始终面带微笑,自然地对待一切。

  我的表现后来还成了病友妻子用来激励自己丈夫的样板。

  通过这次住院的亲身体验我知道了,爱,什么时候都是一剂良药。

  原鄉書院总目录(点击可直接阅读)

  名家专辑,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字即可阅读

  北乔|毕飞宇|残雪|臧棣|曹文轩|陈忠实|池莉|迟子建|格非|龚学敏|谷禾|海男|韩少功|霍俊明|吉狄马加|贾平凹|老舍|李洱|李敬泽|李娟|李佩甫|李少君|李一鸣|李元胜|梁平|林那北|刘庆邦|刘汀|刘醒龙|鲁敏|罗振亚|莫言|穆涛|南帆|欧阳江河|潘洗尘|邱华栋|三毛|沈从文|石一枫|史铁生|苏童|汤养宗|铁凝|汪曾祺|王安忆|王朔|王小波|吴义勤|西川|徐则臣|严歌苓|阎安|阎晶明|阎连科|杨建英|杨克|杨庆祥|弋舟|于坚|余华|张爱玲|张承志|张国领|张清华|张远伦|张执浩

  波德莱尔|博尔赫斯|川端康成|村上春树|福克纳|海明威︱卡尔维诺|卡佛|卡夫卡|库切|夸西莫多|莱辛|里尔克|马尔克斯|门罗|奈保尔|欧·亨利|特朗斯特罗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