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核桃糕 >正文

那年青春花正开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云雨无时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苏沫儿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笔,手心早已黏染在笔上,面对这道椭圆双曲加抛物线的杂交数学题,苏沫儿绞尽脑汁还是无从下手,她挠了挠头,两眼瞪的直发光仍是没有半点思绪,可不做了,这样的题却又是高考必考题,苏沫儿毫无办法,她用手捂着腮杵在桌子上。

  “苏沫儿借我支笔芯可以不?”云岩转过身来望着苏沫儿摆出用手接的姿势。

  一听见是云岩的声音,苏沫儿立马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给,”苏沫儿掏出一支笔芯扔给云岩,并很深情的望着他。

  自从开学后不久,苏沫儿便悄悄地喜欢上了云岩,她觉得云岩的一颦一蹙都让她倍感开心,特别是他笑的样子,他的两虎牙外漏始他又腼又腆甚是可爱,她喜欢他甚至是入了迷,她甚至觉得云岩流出的汗水都散发着点滴幽香。苏沫儿的喜欢只不过是她自己单相思的一厢暗恋罢了,不是今天云岩找她借笔,开学这么久来,她俩却从来没有过交集。

  苏沫儿美滋滋的看着云岩,不时的露出一丝笑意,心中窃喜着终于和喜欢的男神说上话了。此时的她,脑海里全都漂浮着她与云岩的画面,想入非非让她更加惬意,眼前的数学题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下课铃声一响起,同学们便四处逃散,云岩挽着袖子立在讲台上圈妹无数。苏沫儿的眼巴巴的望着他,望出了深情,望出了浓意。澡澡走了过来,她大吼一声吓得苏沫儿一颤一颤的,瞬时苏沫儿的脸红了起来,一股羞红绯意袭上脸来。

  天未大亮寒意浸染,苏沫儿早早的起来蹬着她那费力的自行车,来到学校门口,只为在此,特地等待偶遇长沙专业癫痫病医院云岩一眼。铃声响起同学们到处奔散,苏沫儿主动清扫纸屑只为回眸瞟他一眼。时间慢慢过去,久而久之苏沫儿便更加的喜欢他,可这种单相思暗恋让她在痛苦中享受,明明爱却不敢开口,明明喜欢却不敢靠近,醉相思、长相思、一股浓浓的单相思储在苏沫儿的心里。

  这周开班会时,不知道是谁传来一张纸,上面写满了班里同学们的QQ,苏沫儿瞅了瞅,云岩的QQ也在其中,她高兴至极,脸上难已掩饰自己的窃喜,她装模作样的写作业,趁同桌不注意时便把云岩的QQ写到书上,随后她把自己的QQ写在上面,她的心里像乐开了花一样十分开心,随手便把纸条传到后面去了。

  回到家里后,她忘却了所有老师布下的作业,她打开手机用自己的小号立即添加了云岩,不一会云岩那边传来已添加为好友的信号,苏沫儿开心的像炸开了的锅一样彻夜难眠。她在床上翻滚着,想发消息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她立即打开云岩的空间翻看他最近的动态,每一条说说她都美美的点了个赞。她又翻开他的相册,一张,两张他漫步在操场上优雅的身姿应寸着夕阳下的余晖照片,格外迷人,苏沫儿露出合不拢嘴的笑,便立即下载到手机上。

  此后的几天,苏沫儿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写作业,而是翻看云岩的空间动态与照片,每到睡觉前她必浏览一遍云岩的照片让她开心入眠。

  没过几天,苏沫儿打开她的大号时,云岩已添加她为好友,她开心的如黄河泄洪一样,但她并没有用大号去浏览云岩的一切,她怕被他发现,她怕暗恋被戳穿,她怕自己的那点爱恋被夺走。苏沫儿切到小号发了条“各位亲们,你们是否暗恋过一个人,我最近喜欢上我班里的一个男生,可我却不敢说出口,我该怎么办?暗恋真的好痛苦好痛苦啊,。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较好”不一会云岩点了个赞,回复她“唉是啊,曾经我也是这样不过现在好了!”苏沫儿紧接着又回道“你也暗恋过吗?”

  “嗯嗯,”云岩也立即回了过来。

  “那现在怎么样了?”苏沫儿又紧跟着回过去。

  “哈哈,她现在是………可能会成为我的户主,”云岩并没有准确的回复她,便又夹杂着几个笑脸发了过来。

  苏沫儿看到他的回复后,她的心凉了一地,内心翻滚奔腾着却总不是滋味。他也暗恋,他快成功了,意思说他有女朋友了,他有女朋友了,苏沫儿放下手机再也没有给予回复,心忐忑着不甘,她躺在床上却开心不起来,那正浓正意的暗恋欢喜突然消失,接踵而来的是那伤感落寞。

  第二天上学时,苏沫儿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课上课下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郁郁寡欢。课下澡澡凑了过来,她欲逗她开心却也以失败告终,云岩见状微笑一番说“苏沫儿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云岩的声音像一副良药治愈了苏沫儿的寡欢,苏沫儿轻哼一声“没事,”她用微笑掩盖昨日的悲伤,她紧盯了云岩几眼便拉着澡澡说“走澡澡上厕所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苏沫儿并没有再和云岩聊天,她像往常一样用小号偷偷的关注着云岩空间里的一切。这份暗恋积压在心中许久,可自己却始终提不起那个勇气去表白,她只能把痛苦压在心底默默的承受着。

  万里云飘阳光普照,眼看一个学期就快过去了,苏沫儿和云岩的接触如同喜马拉雅山上的一块碎石,小的让人无法想象,她们沉浸在时间里却相忘于勇气上。苏沫儿的暗恋让她更加心酸,明明喜欢却渴望而不可即。

 最新的抗癫痫药物 星期六的夜里,苏沫儿安静的趴在桌子上写着作业,偌大的教室顷刻间,只剩下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她掏出手机,翻看着与云岩的聊天记录,整个人却显的憔悴不堪,她死死的盯着云岩的座位,沙哑的说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云岩你却不在灯火阑珊处。暗恋真是痛不欲生啊!”

  一天中午饭后,在午休开始前,澡澡拉起正在奋笔疾书的苏沫儿和云岩,又叫来她的同桌方雨,班长叶宁。澡澡说“咱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苏沫儿含情脉脉的望了云岩一眼说“好吧!”就这样,她们开始了她们的游戏。

  “杯子口朝你,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叶宁看着云岩大声叫着。

  “真心话吧!”云岩揪起一撮方雨的头发看着大家说。

  “你们想问什么,”云岩重复了几遍。

  “我很想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苏沫儿打断了澡澡的话,她憋足了一口气说道。

  “对,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叶宁附和着。

  方雨的脸红了起来,云岩指着方雨说“我有啊,这位就是。”

  顿时,全班像炸开锅一样沸腾着。

  “你俩在谈恋爱啊,没看出来啊,你隐藏的够深的啊”澡澡散发着她那雷鸣般的叫声游荡在整个教室里。

  苏沫儿的心翻腾着,眼泪差点落下,没有人知道她的心现在有多痛。当所有的人都欢呼雀跃时,她却默默的离开了。

  一天下午苏沫儿终于鼓起勇气对云岩说“云岩,放学后你走晚点,我有话想跟你说。”云岩的眼神有点好奇,他似乎也明白啥了,“好的好的”应了她。

北京哪个医院看羊癫疯专业

  放学后同学们都渐渐散去,苏沫儿和他踱步于操场上,夕阳下的霞光染红半边天,两人并排好似一对。“什么事啊!”云岩侧着眸问她,苏沫儿内心澎湃,手心紧张的黏起了微汗,她再三给自己加油打气,最终她鼓起勇气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橘生淮楠》筛到他的手上便咻的一下跑开了,她的小脸唰的一下红里透着羞,一直攻围到脖子上。

  “那年青春正值花开,洛枳喜欢盛淮楠谁也不知道,苏沫儿喜欢云岩谁又曾知道。”她边跑边说着直到消失不见。

  岁月无情,人有情,不知不觉十年过去了,苏沫儿也已大学毕业。她再次翻开当初的毕业照,看着俊郎的云岩,想起当年的暗恋,她羞涩的难以启齿。可这十年里,云岩却一直存在自己的眼前,可这层如履薄冰的关系,她不愿再打破它,她愿意用一生去守候它。

  一天夜里,云岩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和当年她送他的那本《橘生淮南》站在苏沫儿的楼下,大喊着“洛枳喜欢盛淮楠耿耿知道,苏沫儿喜欢云岩澡澡知道,苏沫儿嫁给我吧!”

  苏沫儿掀开窗帘往外看去,泪水早已洗净脸面,她哭笑着说“十年了,我等的好辛苦,十年了,我终于如愿以偿。我答应你,我愿意嫁给你。”

  云岩点燃了早已摆好的蜡烛,会心的笑了起来。

  最终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苏沫儿和云岩结婚了,苏沫儿结束了十多年的暗恋之苦,她用十年之苦换取了终成眷属。结婚那天,她笑的格外灿烂,青春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爱情的日子却终修成正果。

  “洛枳喜欢盛淮楠我不知道。”

  “苏沫儿喜欢云岩我是知道。”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