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于老爷 >正文

今晚的夜最慢长

时间2020-09-16 来源:云雨无时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今晚的夜特别地长,特别地黑,特别地寒冷。

  白天下了一天的雨,雨不大连续不停地下了整整一天,黄昏时分雨总算停止不下了。但没过多久下起雪来,开始只是另星几朵雪飘,随着天逐渐转黑,雪也开始越下越大,鹅毛一样的雪无声无息漫天遍野地飘着,在这个江南小镇象下这么大的雪真的十分罕见。往年也都会在这个时节下雪,那也只不过象征地飘几朵,没待地上结成白色就停止不下了,很难看见路面有积雪的样子。今晚有点反常,象下这么大的雪,也只有在电视里见过。

  屋檐下刚才还在不停地滴水,很快被冻结成冰,也停止了那滴滴答答的声响。不一会雪就把所有街道覆盖成白色一片,道路两傍的梧桐树枝很快被结雪压弯,有些树枝抖落一团积雪很快反弹回去,而另一些树枝就经受不住压力被积雪压断,不时地从远处传来折树的断裂声。

  此时,街道两傍的商铺早早地熄灯关门。或许是下雪天的缘故原本喧闹的街道,也听不见往日小贩们的吆喝声,小孩的吵闹声和行人匆忙的脚步声,无人的街道总显得格外地寂静。只有一阵阵寒风肆意胡乱地刮着,卷起雪花甩向墙角,不一会就把墙角堆积高高地,不远处路灯被大雪罩的灰暗无光模糊不清。

  李冬坐在驾驶室里把靠背椅放平斜躺在上面,闭上双眼可怎么也无法入睡,把暖气调到最大还是感觉不够暖和。伸手取出一张碟片放入CD机中,耳边传来的歌声,但他无心聆听,随手又把CD关掉。叉手紧抱双臂"这鬼天气,真冷。"慢慢地坐起身来,转头凝望着左边窗外那临街小区底层的自行车房。

  自行车房很小不到十平米,最多能放几辆自行车。那种老式的套房都是这样,住房面积小,车房更校不象现在新造的房子,动不动就是上百平米,还有地下车库。李冬记得自己刚买车那一年,道路上很小能见到几辆车。想不到没过五年现在是满街都是车,小区内道路两旁全停满了车。那些老式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库,停车那才叫个难,每每要把车停到很远的马路上,车身到处都是划痕。

  那不到十平米的自行车房内靠墙放了一条长凳,自行车房门口放了一条长凳,长凳上平铺两块木板,木板上铺了一条白被。上面躺着不到八岁的小女孩,身上盖着一条红色印花绵被,绵被上放着一件紫红色的羽绒服。那小女孩脸色苍白有点浮肿无半点血色,紧闭着双眼,口张得大大地,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上排中间少了两颗门牙,那是按放呼吸器时被医院护士给撬掉的。女孩双手如冰一样,早在几小时前就停止呼吸,只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

  自行车房燃烧着一堆火。一位年纪三十左右的妇女蹲在火堆傍,不停地往火堆里加冥纸,香,千张一类的东西,一边用拿木棒的手拨动火堆,口中不停地念叨者什么。声音很轻,轻得就象蚊子从耳边飞过,只听到"嗡嗡"声,无人能听懂她在说什么,不时地来一阵风卷起燃尽的白灰,一圈一圈地往上卷起,向着天空飘去飘去,搅和着白雪洒落一地,早已无法分辩。

  望着眼前凄凉的情景,李冬的眼眶挤出无声的哭泣,感到一阵莫名的酸楚。摇下车窗对着火堆旁的小妇底声说了一句"小莉,来车内坐会,外面冷别把自个冻坏了。"

  "好的,我烧完这把就来"那小妇头也没回用木棍拨动着火堆,用另一只手往火堆添加冥纸,香,千张一类的东西。

  "你饿不,要不我到楼上给你弄点吃的。"

  "不。我不饿"

  李冬凝视了一会想说点什么,但还是关上了车窗斜躺在靠椅上。

  说不饿那是假的,现在都快十二点了。晚餐只吃了一个馒头,其实早就饿了,只是周边商店早已关门了买不到吃的,再说自己也没有吃下任何东西。闭上双眼在脑海里浮现往日的情景。

  二

  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往事。

  是十四年还是十五年,李冬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只觉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久远得几乎都快记不清楚曾经所发生的一切,但有些事依然清晰地映现在脑海里。人们说想要忘记过去,只是在刻意地想摆脱某些现实,不想记起。然而,往往都是这样在你越想忘却的过去,越会让你时刻想起。痛苦有时就象是一只恶魔时刻粘附在你的身上,令你不能忘记,曾经的伤痛。

  十五年前某个寒冷的冬夜。

  李冬那天原本要出差三四天才能回来,那天公司有急事到半路就把他给招回来了,到家已是半夜一点多了。当他打开房门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看见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睡在自己的床上。他瘫坐在小孩癫痫病危害都有哪些客厅的沙发上,头一下子膨胀起来。他压主心中的怒火,不想挣吵不想把隔壁孩子吓醒。不知道老婆什么时侯把那男的送走了,只知道来到身边说了一句"不是说要出差三天么,这么半天就回来了。"

  "你,你好……"

  能说什么呢?李冬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拿起手提包转身冲出了家门。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妻子看起来不是那种水性扬花的人,孩子都快五岁了。从谈恋爱到现在都有十几年了,一起从身无分文开始组成这个家,一起吃过多小苦。在最没钱的日子里,一起只吃稀饭过咸菜,两元钱一张的电影票也舍不得买,那时困苦但是很。现在一切都开始变好了,买房代款刚还清,自己也在上月升为科长。刚开始步向富裕,原本对未来充满信心,可这一切都在瞬间被毁灭。所以,在这世上有许多事成,最不需要的是真相,一旦了解真相,就会失去很多很多,原本不该失去的最基本的信任。人与人之间就依靠这点信任相互牵引着,夫妻之间朋友之间都离不开信任,一切的交往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一旦失去信任也好也吧都会在倾刻间崩溃。与一样建立起来需要慢长的过程,毁灭只需瞬间。情谊就象一只易碎的玻璃瓶子,一旦打破就难以愈合恢复不了原样。

  那晚李冬在公园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回家提出离婚。一听说要离婚他老婆死活不肯,说要去法院她就懒坐在地上大哭大叫,又发动家人朋友来说道。在中国传统观念都是劝和不劝离,真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其实这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观念,维系一个感情破裂的婚姻,犹如经营没有顾客的饭店,每天你是进食品不对,不进食品更不对。那种苦脑只有当事人才懂得,有苦难言。

  李冬本性是个软弱的人,在众人的劝导下就就把一切强忍下来。常说:我知道自己不够坚强,很脆弱,脆弱到只想躲在角落里偷着哭泣。常常一人坐在无人的荒山上,静静地凝视远方,想哭就是掉不出眼泪。最让自己不明白的事,自己是那么疼爱老婆,只知道家和工作。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吸毒,不找别的女人,几乎无不良嘻好。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做错了,唯一的错就是太爱、太宠、太惯,有些达到溺爱的程度,什么都依她,什么听她。可能是因为他老婆小他十岁的原故,才那么宠爱她。所以,女人是用来疼爱的,绝不可用来宠爱。宠惯久了就会看不起男人,就会……想想自己就是溺爱埋下的祸根。所以,男人对女人的爱也要把持尺度,拥有十分的爱也要隐藏三分。

  爱得越深伤得越重,是的一点也没错。家原本是温馨的,是受累时的休息站,是困苦时的避难所,避风港。但,对李冬来说家变成痛苦之地,不想见到她,不想回家。每天下班就找地方把自己灌醉,直到过半夜喝得醉熏熏地回去,借酒消愁愁更愁。在他的心里就算露宿街头也比回家开心许多,于是就在江边租了一套单身公寓,独自一人居祝

  那时他姐与别人合伙开了一个茶楼开业,于是他就每晚往茶楼跑,常常待到半夜关门才回去。

  小莉是茶楼吧台的服务员,那年十七岁。个子高高瘦瘦地,说话时总喜欢卷起舌头,嗲声嗲气,甜甜可爱极了。每次到茶楼李冬就坐在吧台前,找小莉说话。他喜欢听小莉说话的声音,更喜欢她那双不停地一眨一眨的大眼睛,还有一笑起来会用左手捂住嘴巴的动作,总觉得和她在一起时间过得飞快。

  回想起与小莉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李冬记得那是他姐茶楼开业的前一个晚上。那晚李冬在茶楼帮他姐按装电灯,手拿工具刚好从内往外走,刚好小莉从外往内走。李冬走得急没看到小莉真好相撞在一起,李冬随手抱着小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冬敢紧道歉。

  "没什么,把我放开好吗?"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冬敢紧放开小莉。

  "没什么"

  小莉看也没看一眼李冬就往前走了,可没走多远回过头来。"我说那位,你过来一下,把这搬到房间里去。""把这挂在那上面""挂高一点""这边高了""不那边高了""你真笨"就这样指挥李冬干这干那地,做了一夜。事后才知道小莉错吧李冬当茶楼伙记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就是不经意间的巧遇,淡如至水,来到没有半点信息和预感,过后一样没感觉,只在心里早埋下了种子。

  从那以后李冬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到茶楼报到,一到茶楼就坐在吧台那条可旋转的圆形包皮木凳上,翘着腿地转动着,小莉有空就会过来陪李冬。平时小言寡语的他,和小莉最一起就会变得能言善辩。把自己出差在外看到听到的添油加醋说的有声有色。小莉此时就会用手托着下巴,看着他笑着。直到关门的时间到了"明天再来,路上小心点癫疯病吃什么食物好"

  三

  人与人相处久了就会产生,这话一点也没错。

  这样他们相处几个月时间,到了七夕节那天。

  七夕节是传说牛郎与织女一年一度在鹊桥相会的日子,后被人们定为中国的情人节。那个时候刚开始流传中国情人节,所以情人节的气氛也没现在这么浓郁。李冬和许多人一样听也没听说过还有这个节日。那天中午接到小莉打来电话,当听到小莉的声音觉得有点意外,记得自己从来也没告诉过自己的手机电话号码。在那个年代,拥有手机的人还是不多的,一般都是在腰上捌一个PP机,一有呼叫就四处找电话机回电。李冬刚升为科长单位给配了一台手机,很小有外人知道。他想一定是小莉从他姐那问来地。"冬晚上我八点下班,你在东湖公园门口等我。""记得晚上八点,一定要准时哦1没等李冬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那天吃过晚饭,李冬特意将自己打扮了番。穿上新买的白寸衣和那套暗灰色的西装,来到镜前见头发有点蓬松,就用手捧上水洒在头上,有手指当梳子把头发捋了几下,又小心地从上往下抚摸,没几下就把那翘起来的头发服贴头上,有双手拽了一下衣领,扣上衣扣,打上领带。拿来一双皮鞋用抹布沾上水,擦了擦皮鞋,穿在脚上。满意地哼着歌,骑上那辆有点破旧的踏板摩托车,来到公园门口。看一下表八点还差十分钟。

  李冬姐的茶楼就开在东湖公园边上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原先这是一个旅社,事从车站搬到花街那边,旅社的生意也变得清淡,就改办叉楼。在当时象用这种行式办茶楼还是第一家,说是茶楼其实是一种由小姐陪聊的那种。每个包箱内放有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和一张可叠放的沙发,沙发放平就是一张床。灯光暗红色,几乎只能看到身影。关上门那里边发生什么事就无人顾问了,包箱和大厅是经过一道暗门进出,检查来了关上暗门谁也看不出另有天地。李冬知道其中的秘密,从未尝试进包箱坐过。去茶楼次数多了自然耳闻许多丑闻。在当时算是一个暗中开放的场所,而在现在就用不到遮掩了,休闲中心,按摩院到处明着开放。

  茶楼分两种小姐,一种是陪聊小姐每天坐在大厅内,等客人来了点名去陪客。她们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不用干活,直接从客人那拿小费。每天结一次工资,所以流动性很大。另一种是服务员,有规定上下班时间,小莉是茶楼内的服务员。

  没过多久小莉从茶楼出来,李冬向她招了招手。

  小莉今晚没穿平时常见的白衬衣黑背心工作服,穿了一件紫色印花短袖,配一条红色短裙,那衬衣内渗透出黑色纹胸,隐约可见身体的肌肤,妖娆迷人又不失雅致。李冬发现小莉原来是那么漂亮,真是人靠衣装,看来小莉是经过精心打扮过地。人未到身边早漂过一阵淡淡的馨香,她一定洒了香水,李冬心里想着。

  "叔叔,你女朋友好漂亮哦!今天是情人节买朵鲜花送女朋友吧。"

  不知什么时候一位小姑娘站在身旁,手拿一支玫瑰花递到李冬手上。

  "情人节不是二月十四吗?"

  "二月十四那是外国人的节日,今天是中国情人节。"

  "中国情人节"李冬还是第一次听说。

  "叔叔,买一夺吧,别人卖三十我只卖二十。"看这小姑娘还不到十岁,就那么会做生意,看来是个老江湖了。李冬买了一支用双手捧到小莉身边。"节日快乐"

  "谢谢,叔叔。"小莉用手接过鲜花调皮地学小姑娘说了一句。把花放到鼻子下闻了闻。

  "太美了。"

  "什么呀1

  "我说今晚公园景色太没了。"

  "哦"说着抓住小莉手进了公园。

  东湖公园有前湖和后湖,前湖中央有一湖心亭,有一条弯曲石板小桥通往湖心亭。那时的东湖公园还比较破旧,多年失修,桥面多处有缺石板,护栏也有多处到瘫了。李冬牵着小莉的手十分小心地来到湖心亭。找了一条石凳坐在那看天空星星。

  不知坐了多久天开始下起小雨。

  "我们回去吧1

  "冬我们去买点酒,来后去你家"

  "去我家"

  "是呀!怎么不放便吗?"

  四

  李冬与老婆吵架后,不久就分居独自在江边租了一套单身公寓。说是单身公寓其实只是前后单座民房,把前后各房的角落构建出一个独立卫生间。内置凉台与房间用一道玻璃推门隔开,凉台边角放一癫痫症什么年龄发作条长石条有水槽,可做饭烧菜。原本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被构置得无多余空间,一衣柜、一电视、一方桌、一张床就把房间挤得满满地。选择租住在这里是有道理的,因为这里离上班的地方近走路不到十分钟,楼下隔壁就是菜场,买菜进出都很方便。虽然,这里房租贵一点,居住环境也很差,经常在半夜里被楼下小贩的吵闹声惊醒,为图个方便单身生活也就没那许多讲究。

  "不是不方便,只是我住的地方太乱了"

  "没事我不怕乱"

  "那……好吧!我们走吧1

  打开房门"天呀!你也太勤快点了吧!只也叫人住的吗?"人未进门小莉大叫了起来。

  "嗨……"

  李冬伸伸舌头傻笑着"我说过很乱的呀1

  这不到二十平米的出租房,不记得又有多久没打扫了。床边是一堆换下的衣裤,墙角是什么药合、方便面袋、还有乱七八糟的食品袋,装米的、菜的塑料纸袋,那些垃圾散得满地都是。物件是到处乱放。走一步路都会不是碰到这就是那,没一处安全之地。

  "你们男人没有女人这世界都快变成垃圾堆了。"说着小莉把垃圾有袋子装了起来。"不管了我们还是喝酒吧"

  那晚两个人都喝醉了,不是真醉那又不再重要了。第二天一早李冬去上班,小莉还睡在床上。

  下午下班回家,房间彻底变了一个样。床被搬到墙角,方桌收起靠在墙边,不见脏衣服,和那堆垃圾。物件摆放的整整有序,这空间象变魔术一样变大了许多。

  "冬你下班回家啦!快把方桌拿出来,马上好开饭了。"

  昨晚小利说自己要搬过来住,当时以为是在说笑没当真。想不到今天真的就搬来了。就这样开始他们同居生活。

  这就是爱情吗?来得那么突然。好象一切都是由某种力量操控着,每发生一件事都会那么凑巧。李冬没想那么多说不出是惊喜还是什么,一切顺其自然。

  爱情有时就象一阵飘过的酒香,令人陶醉而渴望拥有,一但如愿又是那么平淡无味。有时更象是一把捏在手中的沙,捏得越紧流失的越快,松开了又会被风吹散。爱情原本就是一常游戏,只是身在梦里还是梦外。

  他们同居半年多,有一天李冬接到一个电话,说自己是小莉她妈想找李冬谈谈。当时相约在江边某个茶楼见的面。见面后没谈多久就不欢而散,不记得当是是为什么开始争执地。只记得小莉妈个子不高有点肥胖,说话时边说边比划,又快又能说口水不断地到处四溅,象扫机关枪一样让人插不上话。从开始到结束,李冬没说上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对""没错". 可能是没法满足她妈提出的所有条件,人无志气只为贫。最后临走时小莉妈留下一句话"爱顶个屁用,又不能当饭来吃".

  第二天小莉就走了不辞而别,象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踪影。

  爱真的存在吗?难道书上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爱没有无私,只有一时的迷惑。李冬再次陷入痛苦之中,经受不住双重的打击。从此借酒消愁。

  如果一切就这样结束或许也算是不错的结局。然而,世上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有许多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管是相聚还是分离总会掺杂许多难懂的情缘。世上没有无情的人,只有无奈的决择。

  五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年,李冬几乎开始淡忘一切。

  记得那是非典最严重的那段时间,好多工厂、学校、饭店关门放假。坐车都要用身份证登记,车站进出都要测量体温,人们最怕的是感冒发热,如是疑似非典就会把你隔离起来,折腾个半死。那时,听说米醋能预防非典,一夜间米醋价格飞涨,平时几元一瓶的买到几十元,有不小人可发了一笔灾难财,口罩也一枪而空。人们是谈非典色变,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有一天接到小莉打来电话,说这几天放假没事做,想去海边玩。

  二年一直都没有任何信息,就象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又突然神秘地出现,李冬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思念太久感情也会变得模糊,但深藏在内心有太多的疑问好想弄个明白,虽然是非常时期。但爱情的力量足以胜过恐惧,被爱纠缠的人都会失去理智,就象一个十足的傻瓜为爱而冲动也是正常不过了。

  那天他两在海边玩了一天,晚上就在那附近一家旅店住下。她说有好多话要告诉他,他有好多话要问她。然而,再次相会一切言语又好象是多余地。他们买来酒就在旅店床上有纸杯干杯。她说自己过几天要去江西一位亲戚办的厂里上班,哪家治疗癫痫好可能一生都不会回来了,这是最后一次陪你喝酒。

  "是呀!我们是从喝酒开始,又从喝酒结束,酒是什么?"

  李冬把小莉抱在怀里,内心复杂又平静,当听小莉说这是最后得告别,心是奇怪地平静,就象是在听别人的。他没说什么又能说什么,乞求还是安慰好象一切都是多余地。望着小莉他象一头发疯的野兽,扒掉她的衣裤,把自个也脱个精光,一晚不停地做爱,一次又一次,在他们之间除了原始性爱的满足什么都不复存在了。过去不重要,将来更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现在,眼前这一刻得到野兽的满足。

  其实,男女之间只要是相爱,无论爱情有多么地伟大崇高,相爱都会以做爱来结束。爱情什么是爱情,在这个世上跟本不存在爱情,有的只是爱或是情。李冬不相信自己会有如此的想法,变了觉得自己真的变了,变得冷漠无情,是看淡了生活还是经受太多不该经受的苦难。第二天一早,只是淡淡地说"我先走了"

  六

  这一别又过去七八年,有一天接到小莉打来电话。

  "冬,我是小莉"

  "小莉,真的是你吗?你现在那?"

  "我回家了,这休息天你来看我好吗?"

  "好,"

  休息天李冬开车来到小莉家。这八年来中国变化好快,到处是高速公路,原先到省城要六七个小时,现在自己开车不只要二个小时,原先道路上看不到几辆车现在是到处堵车。李冬去年也买了一辆车,为了休息天好去帮别人打工。小莉家就在临县开车不到一小时就到了,来到小莉住的小区门口。见小莉手牵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打开车门坐到车上,"妮子,叫叔叔。"

  "这是你女儿"

  "是的"

  "我们去那玩"

  "去儿童乐园吧,妮子一直都想去。"

  来到儿童乐园把妮子放到蹦床里,李冬拉着小莉的手坐到边上长凳上。

  "早几天你妈突然打电话我们一个奇怪的问题,问我是什么血型。"

  "那你是什么血型的"

  "我是O型的"

  "是O型就对了"

  "什么?"

  "没什么?"

  "你可别告诉我这女儿是我的"

  "我是O型的,女儿也是O型的"

  "……"

  当李冬听说女儿是自己的,怎么也不敢相信。想看清楚眼前这女人是不是在说荒,都七八年没有音信一见面就带给自己一个女儿,怎么看都不象是在开玩笑。

  "这些年你一人带着孩子"

  "都是我妈在带"

  "那我把女儿带回去住几天"

  "不,"

  "怎么了"

  "没什么,女儿是我的"

  七

  那次见面后又过去半年了。就在今天中午接到小莉打来电话说女儿从六楼窗口掉下来了,现在医院快不行了。

  李冬放下手中活,赶紧开车来到医院。在监护室外见到小莉,见到李冬把头靠在他肩上哭着断断续续地讲了事成发生的经过。早上她母亲去楼下买早点,妮子趴在窗前喊外婆,就这样不小心从六楼掉下来,掉在一楼凉棚上又掉到了地上,当是自己在上班,是110把妮子送到医院的,医生说不行了,我妈在办出院手续。

  女儿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还没有听到一声叫爸爸,还没尽一天做父亲的职责,为什么那么地残酷。在李冬的心里不止一次梦想与女儿在一起的情景,那欢蹦乱跳的她是那么地可爱。李冬买了好多衣服,玩具想过年去看女儿,就想能但独和女儿过一晚,就没几天要过年了,是老天在捉弄自己,还是在惩罚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不是吗?我就只要一个愿望和女儿单独过一晚,老天就那么一点的愿望都不让我实现。

  想着想着李冬开始恨老天,恨眼前这个女人。

  天还在不停地下着雪,今晚的夜特别地慢长,特别地黑,特别地寒冷。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